大约冯导在口碑与票房双赢的《老炮儿》那得到了启发,原来文艺片也可以站着把钱挣了,于是这部《我不是潘金莲》红红火火出炉了,题材上,紧跟时下的官场腐败,主演上又有范冰冰的超强人气号召力,上映前期的预热又有和万达的撕逼大战,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都没毛病,但是,一部好的影片,能够让票房坚挺的,除了这些必备元素,还得是一个深入人心的好故事,这个深入人心,要么给我们一场视觉盛宴,要么让我们让我们的心为之感动、为之愤恨,为之狂喜,为之狂笑,为之唏嘘。。。。总之我们的心得为之悸动。对不起,这个故事就因为差了那么一丢丢,我觉得冯导的票房大卖的如意算盘可能就落了空。

借着冯小刚与王健林开撕的热乎劲,作为一名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个电影不存在站队的问题吧。甭管炒不炒作,电影好看才是真的。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没看过,作为编剧应该在剧情中完善展现了。不少人冲着冯小刚来的,毕竟这么多年这三个字就是票房保证。但大部分人看完都觉得发现自己受骗了,这还是冯小刚吗?看完好像上了一堂醍醐灌顶的党课。

图片 1

图片 2

整部电影我很喜欢它的镜头设计 在光明县里那个小小的县城 镜头是圆的
就像县里的老百姓 活在井底 跳不出来 当李雪莲闯到北京去人大代会告人时
镜头变大了一点 是长方形 李雪莲跳出了那个小小县城
镜头的不断转换透露着主角的处境 后来秦玉河死了
自己想通了终于镜头伸展为全屏
     电影深深讽刺 现代官员的陋弊 本是一粒芝麻放任不管最终变成西瓜
蚂蚁也能变成大象 李雪莲十几年的告状 很多时候不是为了自己一定要得到什么
她只是为了她的一口气 一个女人的尊严
我不敢说对于她个人来讲到底这样做是对是错 但我知道确实是值得的

    先说表现形式,采用的圆形方形画框,具有着与影片主题相一致的形式感。这种形式上的突破首先点赞。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圆形画幅主要给了李雪莲所在的村县市,暗喻从县法院到县市的领导都把想这事圆过去,但都没拿出最好的解决办法,官员们都是在保全自己的乌纱帽,而不是实实在在为他李雪莲着想真正为百姓办事。而到了北京,政治文化中心,画幅由圆转换成了方,瞬间有了威严感、方正、公正之感。创新,总是冒着风险,圆形画幅我在观看过程中明显的感受到了局限,画面移动镜头调度所营造的空间感消失了,同时因空间的层次感所营造的视觉冲击也就消失了。平面感强,艺术感强,但故事对人的心理影响力明显减弱了。

其实故事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个特别轴的农村妇女不断上访的故事,听起来像秋菊打官司,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明白为什么要和潘金莲扯上关系,一个是李雪莲,一个是潘金莲,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好伐。冯导开始完路子了,画面一直在圆形中开展,李雪莲坐火车从隧道出来后,圆形变成了方形,后来从寺庙出来,又从方形切回了圆形,每一次转换都是人物心理上的一个转折。记得没错的话有三段是方形的,都是发生在北京的故事。

电影有瑕疵,本想评个四星,手一滑五星上去啦……五星就五星吧!一方面国产的好片不多,另一方面这部电影也是可圈可点。
由小说改编来的电影,永远要面对着一个可能的困境——电影的思想、艺术高度难以超越原著。小说是语言艺术,文字语言世界是要由人的想象来支撑;而电影是影像艺术,凸现出来的声音与图像难免会限制住人的想象,电影两个多小时的片长也难以包含住小说中几十万字的内容。编剧虽也是刘震云先生,但为了适应电影的需要,对于原著难免也会有幅度不小的删改。
由于读过原著,我知道故事的发生地是在刘震云先生的老家河南。刘震云先生的笔下,不乏河南老家的故事,《手机》中的严守一的老家是在河南,《一九四二》的发生地也是在河南,《一句顶一万句》所描写的也是河南籍的人物……《我不是潘金莲》也是发生在河南的事情。
但电影一开场,剧中人物的口音就让我愣住了——不是河南口音啊,听着像是湖南、四川那一代的,原著中,李雪莲骂秦玉河的话是“龟孙儿”,这句骂人的话在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中也出现过,我因此学会了这句河南方言,但到了电影中,秦玉河由“龟孙儿”变成了“畜生”,这不免令我觉得惊愕。在原著中,李雪莲和赵大头出逃后,是去到泰山玩了一趟,泰山在山东,山东与河南交界;而在电影中,他们却是去了黄山,黄山在安徽,安徽与湖南交界。剧中不断出现的腊肉、腊肠更是湘川一带的实物,看李雪莲住的建在水上的房屋也不是河南所有的。直至片尾,李雪莲在北京火车站对过开了家小吃店使我最终确认冯小刚的确是把故事从河南搬到了湖南——北京火车站的对面就是湖南大厦。
但冯小刚为什么要把故事给“移植”了,这是我想不大明白的事情。
电影在讲述李雪莲在老家的事情的时候,用的都是圆屏;而当李雪莲两次上京的时候,屏幕换成了正方形;到最后,李雪莲在北京开起小吃店后,屏幕一下子变成满的了。正方形屏幕我倒是听说过有,圆屏却不常见(我要承认我孤陋寡闻),因此可以说是冯小刚的一个大胆的创新应用。圆屏令人感到空间逼仄、压抑。起初我在看到圆屏的时候,我首先想到了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或者是单筒望远镜——总之,导演是在强迫我们关注着剧中李雪莲这个人物,李雪莲于人间难觅知音,只有牛能和她交流,那么导演便强迫观众来关注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圆屏更是让我想起了“井”,使用圆屏的时候,李雪莲常常是处在镜头的中央的位置,导演似乎在有意地告诉我们此时的李雪莲在以自我为中心,因此难免处在一个坐井观天的狭隘的世界里。
李雪莲第一次进京,她的事情解决了一半——一系列的官员遭到罢免,但她的前夫秦玉河仍旧“逍遥法外”,尽管如此,她的世界似乎也能够敞亮些个了;李雪莲第二次上京告状,被告人死掉了,因此她的事情也就意外地不了了之。待到片末,李雪莲在京开起了小吃,告别了自己之前十来年的告状人生,选择了另一番生活,她的世界也就海阔天空了,因此屏幕一下子换成了满的。
李雪莲在老家的时候,多出现阴雨天气,少有晴天。电影一开始她去找王公道的时候,就是头戴斗笠、一身蓑衣;待到她从雨中冲出,向法院院长告状的时候,也是蓑衣打扮。除了“阴天乐”之外,少有人会在阴雨天气里感到兴奋,雨天多带给人郁闷、难过,这恰恰可以反映了李雪莲此时告状告不赢的心情。直到李雪莲上吊寻死被拦下后,李雪莲抬起头透过枝叶看到了阳光,我们才在剧中看到了太阳。片尾透过李雪莲小吃店的窗户望向外面的世界,我们也是看到了一个阳光普照的世界。此时寻死不成的李雪莲的人生观也已发生变化。
电影中的旁白一直是冯小刚的声音,因此说来冯小刚在剧中虽未出场却是一个全知者,这也是我将本篇文章取名《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的原因。小说原著《我不是潘金莲》是刘震云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是冯小刚的。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虽有改动,但和原著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是一回事情——其思想内核一致。
有人可以将《我不是潘金莲》当做一个讽刺官场的作品,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我不是潘金莲》确实讽刺了官场,反映了中国社会现存的很多问题,比如说“维稳”。但《我不是潘金莲》绝不仅仅是讽刺官场、揭露社会黑暗,更反映出了一个人人生的虚无与荒谬。
冯小刚大概是为了让电影能适应观众,在片尾设置了一个胎死腹中的孩子的问题来解释李雪莲这些年折腾的原因。然而所谓的李雪莲的这一心结“流产的孩子”在小说原著中是不存在的。李雪莲初起告状,是咽不下“假离婚成真离婚”的这口气,后期上京告状更多的是想洗刷自己“潘金莲”的这一污名。一个人十几年、二十几年就为了自己的这一“潘金莲”的这一污名来折腾,这荒谬到恐怕观众都接受不了。
研究“女性主义”的朋友可能会从《我不是潘金莲》中找到更多的话题——一个女人为什么会不愿意背上“潘金莲”这个恶名。在小说原著中,李雪莲被抓进公安局出来后不想折腾了,想找个人再婚。但前夫秦玉河的一句“我咋看你是潘金莲呢”,并把她发生过婚前性关系的事给抖落出来后,一下子让她恐慌了起来。她恐慌的不光是自己的名誉受损,名誉受损后带来的最直接的恶果就是她没法再婚了——除了西门庆之外,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和一个潘金莲一样的女人结婚呢?因此,李雪莲为“洗白”自己,偏执到了一意孤行的程度。
如果从积极的一面来看,李雪莲这个女人不服输,很能折腾。但李雪莲的折腾最终却是以无意义的结局而画上了句号。为了告状,李雪莲放下了自己的生意不做。为了告状李雪莲可以连自己的情感、幸福都不顾了——赵大头想和她结婚、过日子并不完全是为儿子考虑,但李雪莲放弃了。为了告状且洗刷自己的名誉,李雪莲可以和全世界对立起来,市长、县长、法院院长可以亲自登门拜见她,数十年到了两会期间,他们市、县里的领导人心惶惶。李雪莲不仅和前夫、县长、市长等一系列人过不去,她其实也是在囚禁着自己。告状成了李雪莲活下去的动力,在她的生命里她看不见别的,看到的只有告状,直至到了后来当她知道她的前夫秦玉河出车祸死掉了,她发觉自己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秦玉河出车祸死掉了,这也是刘震云先生的小说特色之一——过程尽管跌宕起伏惊心动魄,到最后却是以一场闹剧收尾让人哭笑不得。
我们可能也会觉得荒谬,怎么可能啊,一个人为着洗刷自己的名誉苦苦折腾了二十年,这也太不现实了啊!但仔细思考,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时候我们在为着一些并没有太大意义的事情而奔波,耗费自己的时间与生命呢?我们可以在李雪莲的生命中看尽这种人生所特有的荒谬与虚无。直至李雪莲到果树园寻死时,她被看果园的给拦下来,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萨特的另一部作品《死无葬身之地》。待到死无葬身之地时,“置之死地而后生”、“于无所希望时得救”,李雪莲抬头看见了太阳,她笑了。

冯小刚还是那个冯小刚——一个狡黠的生意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fe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显然的,这不是一部类型片,但是,说它是文艺片又不太够,因为故事所隐含的人性高度与生活隐喻也没有让人产生更多想像空间,我想这跟主人公的塑造有着最主要的关系——李雪莲假离婚弄假成真,法院的判断也没有错误,她的执拗上访实际就成了一种过不去的心结,对,是不甘心。她实际上想把这种自身悲剧转嫁到害她失去家庭失去孩子的所有人身上,老公,法官、政府官员,而由她所牵扯出来的官场现形记,才是真正的主角们,她遭遇的每个男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她。最后的最后绝望之中上吊,都被驱赶到另一个园子。这时的李雪莲才终于明白人是怎么回事,最终只好远离家乡,开个小饭馆过起平实小日子,无理取闹的闹剧方才收场。遇霉运不执拗、不折腾、遇渣男躲远点,或者是冯导塑造此人物的初衷,可是,这个人物因为一开始的不诚实无理取闹,并没有博得观众的同情,所以他的层层上告就变得不痛不痒,官员们的曲与蛇委、官场百态也没失去了批判力度,沦为一个被消费被笑话的主角,实在看不出塑造此人物的必要之处。

冯导驾驭故事的能力自不用说,还亲自充当旁白。不像一些导演太急,总想几分钟就来个高潮,结果等于没有高潮,也不像有的导演太慢,半天进不了主题。冯导的节奏把控非常好,稳步推进娓娓道来,时不时的来个意外的小高潮。再说点题外话,冯导就是这样没有口德的人,但人不坏。和万达自有恩怨,与真实世界的撕逼相比,影片为了过审还是含蓄了很多。在一个电影的时间内完成对十几个人物的刻画,还让人印象深刻实属不易。

文/周九    图/网络

    除了女主,其它人物的塑造我认为都非常之精彩,尤其是张嘉译和张译的表演,观看时,如果不仔细看,简直看不出是张嘉译,将公务员的作派表演得活灵活现,他的台词也是最为意味深长耐人寻味的。演员之中,他真的最像公务员的演员了。而张译,我越来越看好这个长得不太帅,但演起戏来入目三分的演技派演员,扮演的贾聪明出场虽不多,但每场戏都让人印象深刻,将个油头粉面、油嘴滑舌的假聪明家伙演的有血有肉深入骨髓。

张嘉译扮演的马市长说的那番话堪比当年李成儒那段,如何处理官与民确实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县长的拍马屁经常拍到马蹄子上,后面还现学现卖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真是笑死人。以小见大也是本片一直在给读者的暗示,真应该让广大党政干部好好看一下这部影片,故事是以不解决而解决,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官本位的思想问题。别人问我为什么喜欢这部电影,我是真喜欢冯导的冷幽默。范冰冰演技还是没什么提高,却有一种奇怪的反差萌。

冯小刚三年磨一剑,《我不是潘金莲》未映先火,先后斩获国际A类电影节——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最佳电影“金贝壳奖”、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电影节“费比西奖”(也称国际影评人奖)、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奖,影片主演范冰冰亦凭此片荣获圣塞巴斯蒂安最佳女主角“银贝壳奖”,可谓风光无两。不少专业影评人也表示该片有韵味有思想,是近年来少见的具有探索性和创新性的佳作,其形式主义的美学呈现,凸显了导演冯小刚在电影商业化领域成功之后不甘寂寞的野心和追求。不过,也有人认为,相比电影《集结号》和《一九四二》,冯小刚似乎又回来了,尽管表面上看《我不是潘金莲》与标签冯小刚风马牛不相及,但透过现象看本质,冯小刚还是那个冯小刚——一个狡黠的生意人。

     《我不是潘金莲》从立意上就输了,尽管故事讲得一波三折,众男配也演得有血有肉,对官场的百态给我们小民们作了科普,同时也不疼不痒地对官员腐败挠了几道子,但因为错误的女主设置,使此剧成为一出闹剧,想到冯导借机与万达死磕让这部剧更有话题性也就能够让人理解他对票房的不自信和焦灼了。人艰不拆吧。

说说我喜欢电影中的几个片段。第一段荀院长请前任领导吃饭。每一个人的细微表情,营造一个表面和谐实则违和的气氛。这段插曲说明了一个不为下只为上官场的常态。没有从李雪莲主观视角一直描写,插这段吃饭的戏是为了和后面对李雪莲的态度和行为做一个对比。虽然处处张弛有度,看起来甚是写实,却又让人忍俊不禁。从法院院长、公安局长到县长、市长,再到省长、首长,虽然没个人处理方式不一,但从整体上够了出官场众生之相。

与典型的张艺谋式文艺片不同的是,冯小刚不喜用新人,特别是在主要角色的选择上。作为一个以商业贺岁片起家的导演,其对电影的关注除了好看之外,影片能不能大卖,更是其首要考量。而为了保障票房,选择明星加盟无疑是一个名利双收的好手段。过往冯式电影的如鱼得水,在很大程度上也印证了这一点。尽管《我不是潘金莲》在主题、摄影、构图、场景布置、剪辑手法上有相当多的突破,让人为之眼前一亮,但还是没有摆脱此方面的窠臼。

     其实,《我不是潘金莲》让我最为赞赏的,是美术!真真的每个镜头都给我很奇妙的体感,尤其圆形画幅中的镜头,简直就是一幅幅绝美小品,实在是太美太美。雅致中带有韵律,氤氲中的山水,像一幅幅油画在眼着铺展开来,心旷神怡。当然,每个角色的台词,都因人物的个性与心理,表达的恰如其分,给我深刻印象。冯导还是感谢美术和台词吧,让《我不是潘金莲》可看性增加,达及格分以上。

第二段是和杀猪哥的那段,真是爆笑啊。都是简单的台词,没有刻意搞笑,却是十足的幽默。对下层民众形形色色的形象着墨不多,却立体感十足,生活不易,大家都是谋生,老百姓的需求都是很实际的,人谁无私心,群众与干部皆是如此。首长出场那段虽然伟光正,却更显高级黑,全篇反应的都是只为上不为下的官场做派。还有后来范伟的客串,也是直接把人笑尿。老戏骨自不用说,大鹏、张译一干男配都表现得可圈可点,当然李晨除外。

原著作家刘震云和娱乐女王范冰冰的鼎力加盟,让整部影片俨然成了一个超级豪华的铁三角,似乎票房已不是大问题。但这样的安排,同样让外界对冯小刚的选角产生了不小的质疑,范冰冰虽然粉丝无数,可是她如此精致漂亮的形象,要去驾驭一个普通的甚至有些神经质的农村妇女,是否有些强人所难了。在后来的采访中,范冰冰也对当时冯小刚的邀请表示了诧异。也许,这就是商人艺术家冯小刚的取舍之道,与其曲高和寡,还不如在一片喧嚣浮华中,既赚了面子,又有了里子。鱼与熊掌兼得,何乐而不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竹本有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后那段才开始全屏,预示着全新时代的到来,官场发生了真正改变。李雪莲说出了隐情,不是为了二房,二是为了二胎。我是这样理解情节的,如果是为了房子,那只不过是一己私利,与影片宗旨是相悖的,而二胎则这个理由则不同,一方面说明孩子没了是让她偏执的一个原因,另一方面说明政府制定政策应该从老百姓的实际需求出发,史县长那一踌躇,怕是在想,倘若当初真心为李雪莲着想,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回避,也许结局会大不一样。

同样,在影片整体叙事结构上,冯小刚也是颇费心思。历来文艺片似乎都有一个毛病,就是叫好不叫座,越纯粹的越是如此。它们要么太写实了,朴素地像棵大白菜。要么就太深刻了,以致大多数人都无法看懂。仿佛天生注定的宿命,一场孤独者的游戏。但冯小刚是不甘寂寞的,他世俗圆滑的本性,驱使他放弃了那种极端地选择。也许他内心也曾有某种心灵的悸动,不过,虚幻的理想终究拗不过强烈的现实,冯小刚不怕冒险,他只是暂时还不愿去直面那些失落的挑战罢了。

ps:结尾的画面让我一下子联想到万达电影的展示画面,同样是水中荷叶,却已是雨打枯黄,这是冯导的高级黑吧。两个公司之间随便掐,互挖墙脚在商战中屡见不鲜,不要演变成个人恩怨。看电影就看影,作一个安静的吃瓜小伙。看中国当代导演的变迁,以前张谋还关注些现实,现在成国师后越来越不着调,现在来看,关注现实的冯小刚比假大空的张艺谋好得多。

于是,在这场由刘震云构建地,充斥着人物与近景画面,通过诸多经典黑色幽默对白演绎故事情节和矛盾冲突的荒诞派戏剧中,加入了一些特别的元素,比如冯小刚痞子气的段落独白,比如那些明快激扬的背景音乐。使整部影片看起来不再是一出舞台剧的翻版组合,同时变得更加流畅,让观众对其中的脉络和故事发展一目了然。但不可避免地,也带来了些许争议。有人认为以独白和音乐的方式来串联一部有野心的作品,似乎显得有些庸俗,而且它们看起来和电影本身也存在着某些不和谐之处。不过,对冯小刚来说,也许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一部电影,假如不能让大多数观众都看懂,那么即使它再优秀,也不是冯小刚要走的路。

更多精彩文章,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号:inclusivefinance

在影片的最后,冯小刚彻底地回归了。它没有想象中地深刻,也没有留下任何伏笔,在抛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包袱之后,实现了大团圆,就像以往贺岁片一样,皆大欢喜。秦玉河死了,官员们快活了,李雪莲醒悟了,观众也终于看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一场戏,它并不是要揭露什么,它想说的就是这么一件看似有趣的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名刀云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让有些人很失望。恰如《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所说,她猜到了这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纵观《我不是潘金莲》,不难发现影片明显地可以分成角色和行动彼此转换的前后两部分,在前半部分,李雪莲是被动的一方,其他政府官员是主动的一方,在后半部分,李雪莲变为主动,而其他政府官员变为变动,与之相呼应地,李雪莲前面成功了,按理她后面应该是要失败的。但冯小刚选择了圆满,他不要那种歇斯底里的戏剧张力,相比于悲剧,他还是更喜欢喜剧一些。

世界上最难战胜的人还是自己。在《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中,冯小刚的努力是看得见的,他力图呈现地,是一个全新的冯小刚,一个在艺术道路上不懈追求的电影人。无人可以否认他对电影和艺术的热爱,也无人可以否认他对中国电影事业的巨大贡献,但冯小刚还是那个冯小刚,活在生活里,像条游泳的鱼,他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也知道怎么去要。如果有人对此表示怀疑,大可重温一遍《潘金莲致王健林先生的一封信》。

相关文章